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钱文忠 丹·布朗 黎东方 奥尔罕·帕慕克 多丽丝·莱辛 米兰·昆德拉 余秋雨 郭敬明

村上春树谈《挪威的森林》

2002-9-17 10:35:21 来源:文学界 作者:村上春树

    这部小说具有极重的私人性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镜》是自传性质的小说,F·司各特· 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和《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来说是私人性质的小说--在与此相同的意义上,这部作品也属于私人性质的小说,这大概是某种感情的问题。如同我这个人或被喜爱或不被喜爱一样,这部小说我想也可能或受欢迎或不受欢迎。作为我,只是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超越我本人的质而存续下去。
  这部小说是在南欧写的。1986年12月21日在希腊米科诺斯岛的维拉开始动笔。1987年3月27日在罗马郊外的一家公寓式旅馆完成。小说的前半部写于希腊,中间夹着西西里岛,后半部在罗马写就。雅典一家低档旅馆的房间里连个桌子也没有,我每天钻进吵得要死的小酒馆,一边用微型放唱机反复播放--放了一百二十遍--《佩珀军士寂寞的心俱乐部乐队》,一边不停笔地写这部小说。在这个意义上,这部作品受到列农和麦卡特尼的A LITTLE HELP( 一点帮助)。这部小说可以献给我离开人世的几位朋友和留在人世的几位朋友。
  我认为,以前的纯文学世界可以归结为这样一点:若是静的便只把静的部分剔出来,考虑怎样写得严密,写得富有整合性和现实性,写得情绪化。可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小说这东西应该是“嗵嗵”掷地有声的,应该把人带往别的什么地方。我就是想写这样的东西。问题是,日语写不出真正的东西,如今没有那样的日语。过去有来着,日语曾有过那样的感染力,现在没有。日语就是被侵蚀到了这个地步。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日本文化本身受到了侵蚀,日语自然不例外。所以,不可能用这种被侵蚀的语言写出一如旧小说结构的小说来 。那时的语言自有那时语言的感染力。不汲取当时语言的养生力,故事就无从谈起。我想在这个意义上,《挪》是用现代语言写成的小说。当然,由于设定的年代前一些,有人批评说算不算食古。其实只是把舞台设在那个年代,语言则是当代的。正因为如此,我想- -也许有些武断--才有人读它。我认为最要紧的就是语言。
 《挪》应该算是恋爱小说。实际上腰封上的广告词是我写的:“百分之百的恋爱小说”。本 来想写“这是村上春树百分之百的现实主义小说”来着,但那样写谁都不会读。所以我一直在琢磨该用什么来代替现实主义小说这个说法。也不是青春小说。青春小说这个词实在用得 满是污垢了。这样一来,就只剩了“恋爱小说”。那以后有好多人问“什么是恋爱小说”? 可我并不是作为恋爱小说来写的,不过是广告词罢了。作为我,真想宣称这是我的一部现实主义小说。  只是,我也没想到书竟卖到那个程度上。若是知道那么好卖,根本不至于写什么“恋爱小说 ”作广告词(笑),也想写别的来着......以为能卖20万部就不错了,本来那是为20万部准备 的广告词。不料书独自开步前行,恋爱小说本身竟独自走了起来。真没想到那么畅销。说到底,那么好销我想是因为我没有贪心。一开始就打算写个轻松流畅些的,就打算大致采用现实主义手法。想使之成为“正面突破”的某种武器的念头固然是有的,贪心却是没有,根本没有写那么厚的书卖上一百万册的念头,而估计反正会有人说三道四。不过,是因为喜欢才写的,坚信这东西有也绝对未尝不可。所以,起始没怎么花力气,写到中间劲头上来了 。写着写着,那个时代的气味啦色调啦情绪啦在我四周清清楚楚浮了上来,感觉上不是想起来的。但最终在正宗纯文学人士眼里,或许那算不得现实主义文字,现在我还这样觉得。写的时候以为是现实主义的正统文体。然而现在看来,的确担心可能被搞正宗纯文学的人看成左道旁门。不过依我之见,那应该是如今这个时代里的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
  另外一点,在《且听风吟》中我遵循一个原则,就是不写性与死。后来想全部推翻,想放开 手脚来写性与死。彻底地写,写够写腻为止。这个愿望是达到了,写得尽情尽兴。人一个接 一个死,性场面一接一个出现。只是,性场面根本就不性感,居然还有人说是色情。
  我是想把它写得纯净些的。生殖器也好性行为也好,越是如实地写就越是没有腥味。我是以这个想法写的,但不少意见认为并非如此,说是色情,说现代年轻人难道是那样的不成?可若是连那个都算是色情,我倒是想问那些人到底过的是怎样的性生活。总之,由于卖得意外之多,自然有很多问题纠缠上来。刚才说的是我的失算。我以为是地道 的现实主义文字--也是这样写的--想不到人家不那样接受。这使我明白现实主义概念好 像有不同的解释。
  实际上现实主义文学要自然发展才行。而现在文艺刊物上常见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却是没有 发展,停滞不前。现实主义是拒绝任何着色的--润色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的--要尽可能清 除干净以便接纳自然空气,这样才能获得发展,也才能成其为现实主义。空气便是时代空气 。可是当今日本占主导地位的现实主义却不是这样,也就是说眼光是盯在古已有之的规范上面的。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