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黎东方 余秋雨 米兰·昆德拉 郭敬明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村上春树

“村上”引领青春生活方式

2002-11-11 12:11:1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丁丽英

时髦的青春病 
  如果你有听摇滚音乐会的经验,便能了解,在场的哪怕是最沉得住气的人,到最后多半也会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要么拍手,要么呐喊,这就是所谓的“气场效应”。同样道理,小说的畅销依靠的也是某种容易感(传)染的因子:比如轻松的文字,描写人类时髦的弱点等。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曾创下四百万册的销量,我们发现这个奇迹的秘密就是描写时髦的青春病——年青人读完他的作品,便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青春,也是如此的困惑,也是如此的忧郁,甚至它们厌世、迷恋死亡的方式也是和想象中的如此相似(因为往下滑落,继而逼仄到绝望的死角,总是比抗争要来得容易,且符合自然的天性),于是“文字场”也就“共振”起来,直到产生强大的“村上春树效应”。 

  甚至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村上研究会”、“村上书迷会”等一系列组织。互联网上,人们由于对村上春树的共同兴趣,彼此结成了忠实的网友——“欢迎任何村上的信徒一起沉沦……若他给了你什么想法或启示请大声说出来!”俨然套用了类似宗教的语气;有人抄录村上小说里的句子作为座右铭,作为25岁的箴言;也有人在交流心得体会时这样写到:“潜心阅读村上春树,往往会陷进一种无法自拔的情绪之中,被他文字里那种浓浓的孤独感、疏离感团团包围着。它们是那么的轻柔、稀薄、漫不经心,却在我们不经意间,阻隔了一切。我们甚至无法挣扎,便已深深地沦陷其中”;“在自己被低沉、失落、迷惘等负面情绪占据时,千万不要轻易阅读《挪威的森林》,因为那只会让你不可收拾地陷入另一种深渊。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了村上的独特。如果要用两个字形容阅读完她的感觉,我所选择的就是——虚脱”;也有经验说,起先读村上春树时摸不着头脑,后来不知怎么就彻底陷了进去,仿佛上了瘾,每书必读。总的看来,没有谁觉得读了村上春树后心情非常轻松愉快的,或者觉得对人生有了新的希望和生活的勇气,相反,更多人觉得情绪变得异常抑郁、沮丧,巴不得像小说中的主人公那样优美地死去呢! 

  不知道这是不是村上春树的魅力?尽管我们很清楚,他“能量”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本身就很流行的六七十年代西方音乐,他作品中大量出现流行音乐的乐队、歌手和乐曲的名称,甚至《挪威的森林》这个书名原本就是甲壳虫乐队的一首歌曲,但接近他那有着强烈忧郁症倾向的“能量场”还是需要勇气的。 

西化的生活方式
  村上春树作品中人物生活方式的全面西化,倒和近年来受西方文化熏染的我国青少年的情况颇多吻合,因此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开始掀起“村上热”并不奇怪。他们看伍迪·艾伦的影片,向往D·H·劳伦斯笔下纯粹的恋爱(《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遇见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听肖斯塔维奇的大提琴协奏曲和斯莱·斯通兄弟的摇滚乐唱片,借喻欧洲历史,表现现实生活的无意义性(《罗马帝国的崩溃/1881年印第安人起义/希特勒入侵波兰/》);他们收听美军远东广播,缅怀吉姆·莫里逊和保罗·麦卡特尼唱歌的青春时代(《下午最后的草坪》);他们开爵士酒吧,热衷哈特费尔德、海明威和菲茨杰拉德,试图探索人生的意义(《且听风吟》);他们玩美国人流行的弹珠游戏(《1973年的弹珠玩具》),甚至津津乐道的食物也是汉堡包(《再袭面包店》)、唐古利烧饼(《唐古利烧饼的兴衰》)、起司蛋糕(《起司蛋糕型的我的贫穷》)、意大利面条(《意大利面之年》)这样的西式食品,而且经常可以看见来自新宿、兵库县等地的日本人早晨起来要煮咖啡、烤面包,他们的食谱多半是炸马铃薯片、爆玉米花、甜甜圈、炖牛排等,还有各种洋酒和法语。 

  另外,接受西方价值观和道德观在作品中的表现比比皆是,不一而足。一句话,村上春树即使对日本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洋气的作家。据说他把当代许多欧美著名作家译进了日本,包括我们熟悉的美国短篇大师雷蒙德·卡佛,因此难免他的长短篇小说风格各异,在一些短篇里还留有美国小说的深刻烙印,这也是很多人觉得他容易亲近的原因。 

富有寓意的动物

  村上春树小说主要有两类,一类表现青春期忧郁、冷漠、严重倾向死亡的爱情故事,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从中篇小说《》发展出来的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很多人是通过这部小说才走上“村上迷”的道路;另一类则是奇思异想、荒诞不经的虚构故事,介于科幻和侦探小说、哲理和寓言小说之间,主要代表作是1985年出版的《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40个章节交替着冠以“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的标题,小括号内配上日常生活中诸多的概念性名词,创造了代表“表我”和“本我”的两个不同世界,被评论界称作“一幅幅经过变形处理的资本主义世界和人们心态的绝妙缩影”。尽管它当年获得过谷崎润一郎文学奖,在文学上为村上春树争夺了地位,但这部他所有作品中字数最多、且主角没有名字的小说,对很多人来说仍然难以卒读。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