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正富光大·世纪中国论坛演讲:中国未来30年的经济发展

    12月19日至20日,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和中国光大集团联合举办的“光大·世纪中国论坛”在香港举行。观察者网受邀参加。此论坛共分4场,分别为:世界格局与中国未来、内地全面深化改革与香港、内地学者与香港媒体、内地学者与香港媒体见面会。

    第一场“世界格局与中国未来”由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致辞,陈昕表示,中国在过去35年的时间里取得了其他国家需要几个世纪才能取得的成就,世界上也没有任何国家像中国那样提出要在未来35年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那么多的目标,直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本次论坛演讲者林毅夫教授、陈平教授、张军教授、张维为教授及陈文鸿博士等就中国经济回顾与前瞻、中西方文明模式等重要议题发表演讲。

    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同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史正富也做了精彩发言。他认为,中国经济可以维持另一个35年高达8%的增长,中国在过去30余年的投资效率并不低下,另外,中国经济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观察者网特此整理首发(文字稿未经作者审核)。以下为史正富讲演全文:

    我比林毅夫还要乐观

    首先我想解释一下,名单上印着我的头衔是“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实际上我是不上课的教授,也不带学生,我的本职是做投资。我是上一届上海股权投资协会的理事长,主要任务是发展企业,这次有机会到香港与各位交流,非常高兴。

    我从美国回来在中国做企业有20年了,自己创办这个投资公司有15年,投资过几十个企业,大量时间接触中国基层的企业、地方官员、老百姓,所以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长,我的看法与学术界并不完全一样。根据我的观察,我历来都是乐观的。这次在十八大三中全会的前前后后,世界上发生了“中国经济能否持续增长”甚至是“中国会不会经济崩溃”这样的讨论。我听起来很可笑。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怎么会全世界有不少人讨论。

    在世纪出版集团总裁的邀请下,我把我的想法写了一个小册子,叫《超常增长——1979-2049年的中国经济》,这是我从事企业工作看到的中国经济的现象。我是比较乐观的,比林毅夫教授还要乐观一点。我的测算是,到2049年前,中国可以维持另一个35年高达8%的增长。到2049年中国GDP可达到550万亿人民币。不管用什么汇率来算,都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几倍。

    如果这个可以实现,在经济上中华民族的复兴这个几代人的梦想,完全可以实现。刚巧林毅夫教授刚才把我们讲的“传奇经济增长”的主要理由已经清楚地阐述了,我就不再讲。林毅夫讲的主要思想,通过进一步、有效的市场改革,释放我们还存在的后发优势,实现新一轮的技术进步、产业升级所带动的劳动市场里的增长,实现中国经济的增长。

    我主要补充一下中国特殊的一部分优势。就是韩国、日本、我国台湾这样的国家与地区所不具有的特殊条件,我认为这些特殊条件可以为中国GDP贡献额外每年1-2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我把这个定义为“超常增长”,是在世界上没有别的国家能出现的情况。

    中国的投资效率低吗?

    我想修正前面林教授讲过的,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到今天为止一直被认为是低效率的——效率低,消费太少。其实这个有误判。中国三大主要指标——国内生产总值、消费总规模与投资总规模,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是同步增长,中间有扩大主要是外贸的扩大,就是在2000年以后,消费增长与投资增长差距不大,消费增长几比GDP增长低一个百分点,消费也只低一个百分点左右,谈不上“牺牲消费发展经济”。

    原因也看的很清楚,为什么在高投资的同时,消费也跟着高增长,是因为我们的投资效率并不低,衡量投资效益的资本与产出比,中国大概4块投资可以产出1块的GDP,这是过去34年的数字。

    我们过去认为投资效率低,是因为没有比较过国际上的经验。美国在1965年至2007年,是投资5块钱才带来1块钱GDP。实际上中国作为一个后进国家,反而比美国的效率要好。这其实是反常的。美国在19世纪至本世纪初期就完成了国家的国有化、大规模的城市化已经基本告一段落,在这之后第三产业、高科技产业应该是资本产出比下降,就是GDP需要的投资额在减少。而相反,中国恰恰处在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化、城市化、重发展为主导的时代,这个阶段按理说我们资本产出比是上升的,也就是说我们GDP的增长需要比美国更多的投资。但实际情况没有比美国多,反而更少。什么道理呢?微观看,美国的企业比中国的企业做的好,效率比中国高,为什么上宏观上投资效率高呢?

    这是几年前我没想过的事。09年提到此事时我还在批评中国投资效率低,但去年做研究时查了资料发现,实际上这是市场经济的问题。美国在1980年以来经济波动程度比较大,发生三次金融危机,大规模地毁灭固定资产,每次都以千亿、万亿美元来计。存活下来的企业效率高了,但前提是大规模的、宏观的资本被毁灭。因为统计发现,宏观上我们投资效率并不低,只是他们存活下来的单个企业比我们效率高。是我现在一个初步的一个解释。

下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