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时代给少儿图书营销带来哪些变革

    图书营销学即为一门对出版发行图书的营销活动以及营销规律进行研究的科学。图书营销学属于市场营销的一种,它是市场营销在图书的出版发行活动中的产物,带有典型的图书出版发行特色,具有很强的实际应用性。营销学内著名的“4C”理论即为主张以消费者为中心,围绕消费者的需求要开展相应的营销活动的系列理论,其中,4C分别代指Customer、Cost、Convenience、Communication,即为顾客、成本、便利与沟通。本文主要研究数字时代下的少儿图书营销,将4C理论内的四个关键点分别对应到少儿图书营销方面的市场、定价、营销渠道和宣传四个方面的内容。

    变革之一:开拓少儿图书市场及内容
    数字出版时代的最明显特点是电子产品的普及与应用。数字出版的产品大大地突破传统纸质图书的限制,不拘泥于图书内容呈现方式的单一性。点读机、电子书、点读笔、电子杂志、电子书包以及某些五花八门的应用程序,大大增加了少儿图书的内容丰富度,儿童在进行阅读时,可以同时接受文字、声音、图像、视频方面的多重享受,这些经过多媒体手段处理后的图书,也对少儿读者有着很强的吸引力,能够提高青少年的阅读兴趣。

    例如,哈珀·柯林斯虽然是一家传统的出版企业,但其通过持续、大胆的创新,在数字出版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哈珀·柯林斯选择了iPhone、iPod或iPad这些时下颇受追捧的应用平台作为其应用程序的发布平台。应用程序的趣味性、娱乐性、互动性十分吸引少年儿童,使书中的人物和情节更具乐趣,能够引起儿童的兴趣。哈珀·柯林斯还鼓励编辑多与文字作者和插画作者进行沟通,探讨怎样融入新技术,为电子内容增加新特性。

    显然,不只是西方出版界意识到了少儿图书数字出版的重要性和可观前景,我国许多出版机构也在这一领域做出了尝试和努力。2011年,接力出版社进入数字出版市场,与法国伽利玛出版社签订了“第一次发现iPad版数字版权”合同,开发了“第一次发现系列”胶片科普图书iPad版读物。2012年,该系列图书《瓢虫》《森林》iPad版一经上市,便受到了市场的追捧。该系列在中国市场共计销售420万册,可以称得上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数字化的出版方式也弥补了传统营销以及出版方面的不足,满足了少年儿童多样化且个性化的不同阅读需求。数字时代下的图书营销具有“长尾效应”,这样即使是销量较低的图书,也能保证一定的经济效益。数字化图书检索方式快捷有效,传播广泛,将少儿图书的出版受众面从大众化转变为多众化,拓宽了图书出版行业的发展空间。

    变革之二:降低消费者的阅读成本
    数字化的出版方式提供了多种多样的读物获取平台,无论是在线电子阅读还是电子商务平台,这些与传统图书发行最大的区别就是获取方式的便捷性与传播的广泛性。电子平台推出大量的低价甚至免费的电子读物,大大降低了读者的阅读成本,变相地增加了全民阅读量,也适应了数字时代人们的消费模式。以电子商务平台当当网为例,该平台的电子书售价约为纸质书售价的3-6折不等,其中90%以上的电子书售价在10元以内,这对消费者而言具有极高的诱惑力。

    数字出版方式比传统模式简便很多,传统方式中的制版、印刷、装订、包装、运输、储藏等多个环节,在数字化出版中,仅仅变为了数字编辑、网络开放平台和多媒体阅读三个步骤,节约了大量的图书成本,从根本上解决了图书出版方面的成本高问题,尤其是制作以及流通方面的成本。

    变革之三:扩展了图书的营销渠道
    营销渠道是图书营销的重要一环,我国当前的图书发行主要有两种渠道,一是在新华书店发行的主渠道,二是在民营图书发行公司或者民营书店发行的二渠道。这两种渠道均面临着流通渠道、流通成本以及上架时间和空间的约束。数字化的营销渠道则针对性地解决了相应难点,图书营销渠道进行了从交易型到关系型的转变,在中盘力量的支撑下,最大限度地发展垂直营销。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iPhone、iPad这些电子产品受到更多人的追捧,越来越多的读者将平板、手机等作为使用率最大的阅读工具。在这样的阅读大环境下,兰登书屋、西蒙&舒斯特集团等等均选择开发合适的应用程序,来扩大自身的市场占有率。另外,我国越来越多的少儿出版社已经加入了电子书分销平台,用数字化的手段开拓营销渠道,达到一体化发行的效果。

下一页

      相关新闻: